【即時發佈】 儘管近年香港空氣污染水平稍為下降,但香港市民的公眾健康仍然深受威脅。健康空氣行動回顧2017年上半年香港整體的空氣質素及各地區的污染水平分佈,發現2017年首半年因空氣污染而提前死亡人數高達936人[1];本會同時檢視過去五年整體空氣污染水平及健康風險的數據,發現因呼吸道疾病而死亡的人數不跌反升,由2011年的八千宗,升至2015年的過萬水平。

本會從兩個角度探討公眾健康面對高濃度路邊空氣污染的威脅,以數據及分析透視污染物濃度數字背後的健康危機及社會問題。

空氣主要污染物濃度變化與健康風險的關係

一) 過去五年,雖然空氣主要污染物濃度下降約三成,但路邊主要空氣的污染物二氧化氮(NO2)只錄得約8%的減幅。與2016年比較,2017上半年的NO2更錄得2%的輕微升幅。

與此同時,與空氣污染有直接關係的心血管疾病呼吸道疾病,成為全港第二及第三主要死亡原因。2015年,兩者引致的登記死亡人數上升至超過二萬人,僅次於癌症,佔年度總登記死亡人數四成。

二)空氣污染作為重要的環境健康風險(environmental health risk),應被列為政府食物及衛生局之非傳染病控制策略中首要應付的項目。市民在路邊接觸空氣污染物,健康風險會隨年齡累積而增長,到累積到一定程度,便會爆發諸如心血管疾病及呼吸道疾病。

健康空氣行動參考世界衛生組織及空氣污染健康風險專家的研究,發現NO2每日的平均濃度只要上升每立方米10微克,因心血管疾病及呼吸道疾病緊急入院的風險便會分別上升1%及0.75%,短期死亡率亦會上升1.03%。假如市民長期接觸高濃度的NO2(例如:住在近行車路邊的社群),年均濃度每上升每立方米10微克,長期死亡風險便會上升3.9%。

三) 根據環保署數據,香港路邊空氣污染長期高於世衛水平兩倍以上,加上高人口密度及城市街谷效應等,市民面對之健康威脅極為嚴重。香港每年因路邊空氣污染而死亡的人數,一直位居珠三角地區的前列。根據科大2016年的一份研究[2],香港有773人及361人分別因呼吸道疾病及肺癌而提前死亡,是珠三角地區11個城市(包括廣州及深圳)之中最高。

三項影響公眾健康的環境風險因素

以下闡述三項影響公眾健康的環境風險因素─高濃度的路邊空氣污染、高社會剝奪指數(social deprivation index,簡稱SDI)、高交通密度如何累積健康風險,影響公眾健康。

本會參考政府統計處的數字,包括2016年住戶入息中位數、15歲以下及65歲以上的貧窮人口等,找出香港高社會剝奪指數的地區。這些地區主要集中在九龍及新界的西部,包括深水埗、葵青及屯門等。根據(Wong et al., 2008)的一份研究[3],社會剝奪指數與空氣污染的死亡風險呈正相關關係。不論是心血管疾病還是呼吸道疾病,越高的SDI會引致越高的空氣污染相關的死亡風險,分別額外增加0.12-2.74%不等。

健康空氣行動整理2017年上半年各一般監測站的NO2平均濃度,香港西邊NO2的平均濃度為每立方米50微克,比起東邊的每立方米39微克為高,當中深水埗、葵涌及屯門,分別是香港2017上半年最高NO2的首一、二及四位,與高SDI的地區基本完全重疊,反映高濃度的路邊空氣污染,影響高SDI地區居民的健康。

本會考察過九龍西五間小學的NO2水平,該地區的小學大多位處馬路旁,而且SDI亦相對較高,我們曾經於6月30日及7月7日兩個時段進行量度,發現該地區的NO2濃度介乎每立方米76-125微克,反映該區小孩面對高企的路邊空氣污染風險。

 

圖一:鄰近西九龍公路的五間小學於630日下午(上圖)及76日早上(下圖)的NO2濃度介乎每立方米76-125微克

 

空氣污染物 與交通密度的相關系數(1為最高)
NO2 0.72
RSP 0.78

表一:香港主要空氣污染物與交通密度相關系數比較

 

交通密度 心血管疾病額外死亡風險 呼吸道疾病額外死亡風險
上升45% 上升59%
上升37% 上升51%
低(基線) 0% 0%

表二:交通密度與空氣污染相關疾病額外死亡風險比較

根據(Ma, 2014)的研究[4],交通密度、空氣污染及因而死亡的疾病數字及風險,亦呈正相關關係。首先,NO2及可吸入懸浮粒子(RSP)與交通密度的相關系數,分別高達0.72及0.78。另外,交通密度越高,心血管及呼吸道疾病的額外死亡風險則越高,高交通密度比起低交通密度的額外死亡風險,分別高出45%及59%。

本會發現香港交通密度較高的地區,亦往往集中在九龍西部,這些亦是高SDI及高路邊空氣污染的地區,在三重環境健康風險的夾擊下,在這些地區工作、居住及上學的群體,正面臨及累積相當大的健康風險。

圖二:三重環境健康風險不斷累積,會引致特定群體發病率大幅提升 (資料來源:香港衛生署(2008),促進健康:香港非傳染病防控策略框架)

總結:行政長官應為運房局設立減少路邊空氣污染的指標

路邊空氣污染是公共衛生危機。在香港的脈絡下,高濃度的路邊空氣污染、高社會剝奪指數與高交通密度三大環境健康風險相互影響,令廣大的群體處於心血管疾病及呼吸道疾病的健康威脅之中,單單是深水埗、葵青和觀塘三個路邊空氣污染最嚴重的地區,就有21.4%的香港人口受到影響。假如行政長官無法有效處理三者,可預期因心血管疾病及呼吸道疾病而死亡的人數只會不斷上升。

健康空氣行動認為,只有行政長官立定決心,為運房局設立減少路邊空氣污染的指標,以保障公眾健康為首的方針制定運輸政策,才可以有效地減低香港人面對的公共衛生威脅。根據《香港空氣清新藍圖2013-2017進度報告》,環境局預期到2020年,路邊空氣污染的水平仍高於香港標準水平62.5%,這便是運房局相關指標的減污空間。

我們敦促新一屆政府以促進公眾健康作為政策目標來管理交通及環境,三管齊下:

1)       運房局設立減少路邊空氣污染的指標;

2)       環境局持續落實及監察尾氣減排的措施;

3)       食衛局制訂行動計劃以減低空氣污染帶來的非傳染病公共健康威脅。

政府部門必須有可量化的明確具體指標,公眾健康才得以有效保障。


[1] 數字參考自香港大學公共衛生學院研發的達理指數。

[2] Lu, X., Yao, T., Li, Y., Fung, J. C., & Lau, A. K. (2016). Source apportionment and health effect of NO x over the Pearl River Delta region in southern China. Environmental Pollution, 212, 135-146.

[3] Wong, C. M., Ou, C. Q., Chan, K. P., Chau, Y. K., Thach, T. Q., Yang, L., … & Hedley, A. J. (2008). The effects of air pollution on mortality in socially deprived urban areas in Hong Kong, China. Environmental Health Perspectives, 116(9), 1189.

[4] Ma, X. [馬曉楠]. (2014). Traffic-related exposures and all-cause and cause-specific mortality of general and older population in Hong Kong. (Thesis).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Pokfulam, Hong Kong SAR. Retrieved from https://dx.doi.org/10.5353/th_b5194760

 

發表於
2017年7月14日

分享

  • Do you support the measure working from home to reduce vehicle emission? 你贊成推行在家工作政策,減少車輛排放嗎?

    View Results

    Loading ... Loading ...

參與聯署 小行動大改變

訂閱電子通訊

緊貼空氣污染最新資訊,及健康空氣行動活動詳情。

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