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政策

概況

香港空氣污染嚴重是眾所周知的事實, 走在路上的人往往要用手掩鼻避免吸入巴士廢氣;與倫敦、紐約及洛杉磯相比,香港的空氣污染程度更高出兩至三倍。政府沿用了20年的空氣污染指標,沒有充分反映空氣污染的真實情況以及對我們健康的影響。

污染來源

香港空氣的污染源頭,大約80%來自珠江三角洲。但是超過53%的時間, 香港空氣污染是來自本地污染,主要來自發電廠、車輛排放及船舶的排放。發電廠排放最大量的污染物,但是車輛廢氣排放最直接影響我們的健康。我們絕對有能力解決路邊廢氣污染的問題, 這是責無旁貸的。

立法與執行

過去20年,香港一直沒有就空氣污染管制標準進行檢討,因此政府的健康資訊已經不合時宜。《空氣污染管制條例》(APCO) 的制訂確實不是為保障公眾的健康。條例的目的為改善空氣質素的定義比較模糊,《空氣污染管制條例》有別與其他國家的相類似法例,對保障公共健康缺乏方向。另外,條例由環保署負責執行,保障公共健康是衛生署的責任,但衛生署在制訂空氣污染管制標準又沒有任何角色及責任。

現時的檢討

多年來來自專家及公民團體的壓力,政府於2009年就空氣質素指標進行首次檢討,是次檢討為期18個月。最近,行政長官曾蔭權亦宣佈:

同時,政府現正檢討空氣質素指標。我們會按世界衛生組織關於空氣質素的指引,採納階段性指標,以長遠改善空氣質素。

– 節錄2008年10月15日行政長官施政報告

2009年7月23日, 政府公佈檢討沿用了20年的空氣質素指標的公眾諮詢文件, 建議採納世界衛生組織空氣污染質素指引階段性 (第一期) 指標, 這些中期目標對改善香港空氣污染幫助不大。事實上, 政府建議的二氧化硫指標(24小時)是125微克/立方米, 這個指標比起現時二氧化硫平均每年的排放量(22微克/立方米)高出很多倍。既然我們現時的二氧化硫排放量已經很接近世界衛生組織最嚴謹的標準(20微克/立方米), 我們禁不住要問, 為何政府不採立這個指標? 有關控制二氧化硫排放量的建議絕對與政府所謂的「保障市民健康是首要任務」背道而馳。

就每種污染的排放,世衛已發佈相關指引,分為「中期目標一」、「中期目標二」、「中期目標三」及「空氣質素指標」(AQG),後者為最嚴緊的指引。世衛發佈不同差別的指引,因為「各國的空氣質素標準會因為所採用的平衡健康風險辦法、科技應用水平、以及政治、社會、經濟上的考慮因素而有所不同。各國應視乎發展的水平和空氣質素管制的能力」。世衛又確認「政府釐訂政策指標時,應該審慎考慮自身環境,才決定採納這些準則作為法定標準。」

CAN的立場

鑑於大部分歐盟國家已按照世衛所建議的空氣質素指標釐訂政策指標,事實上,所有世界級城市均以優質空氣引以為傲;香港無疑擁有足夠的資源及技術,執行有效的污染規管的措施,CAN 促請政府採納世衛的空氣質素指標,不應採納較低級別的中期目標。